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场动态

“雪乡宰客”发酵:冰雪旅游“风口”滑坡 雪乡旅游症结如何解决

发布日期:2018-01-05
  “雪乡宰客”发酵:冰雪旅游“风口”滑坡  供需失衡
  近日不断发酵的“雪乡宰客”事件,使得热度不断攀升的冰雪旅游备受关注。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竞争力大数据报告》提到,当前我国冰雪旅游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2022年冬奥会申办成功,引爆中国“冰雪”经济发展商机。
  不过,产业“风口”之下,冰雪旅游却出现消费争议遭遇滑坡,这背后的原因何在?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峰分析称,“雪乡”属于典型的观光旅游,部分商家存在“没有回头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态。只有从本质跟上消费升级的步伐,倒逼景区改善供给,从商家心态、供给设施、替代景区、反馈机制等方面入手,才能从整体破除供需不平衡的“天花板”。

雪乡宰客事件不断发酵

  冰雪旅游风口迎争议
  黑龙江省大海林林业局双峰林场素有“中国雪乡”之称。然而,2017年12月29日,一篇《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别再去雪乡了!》的文章却曝出雪乡酒店宰客的现象。
  文章还截取了其他游客在马蜂窝、携程等网站上对该农家院及雪乡旅游遭遇的图片,提到店家态度恶劣;消费过高,一桶泡面60块钱、一盘炒肉288元等问题。
  据人民网-黑龙江频道报道,该景区主管部门黑龙江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旅游局于1月4日公布:已对涉事旅馆业主处以59360元的经济处罚,责令停业整顿。同时将其列入不诚信家庭旅馆“黑名单”。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该事件的发酵,也引发人们对冰雪旅游经济的种种热议。
  事实上,该事件持续攀升的热度和行业的发展密不可分。中国旅游研究院最新研究成果显示,2016~2017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市场规模达到1.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合2700亿元。
  此外,途牛旅游网预订数据显示,冰雪观光成为冰雪旅游的主要类型,冰雪观光人数占我国国内冰雪旅游总人数的72.4%。
  对于东北地区而言,由于具备自然区位优势,也分羹较大市场。中国旅游研究院和途牛旅游网联合发布《中国冰雪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2018)》显示,冰雪旅游已占据东北地区众多城市全年旅游市场的一半份额。

  维护不好 消费热点会转移
  即便前景如此广阔,但冰雪旅游经济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少。
  1月4日,记者以方圆2公里为标尺在蚂蜂窝搜索雪乡附近住宿。其中位于主要景区二浪河风景区的共有66家,位于双峰林场的共有48家,位于雪韵大街的共有48家,位于雪乡影视城的共有48家。
  不过,看似数目较多,但雪乡附近的酒店和旅馆还是存在价格参差不齐、高价旅社较多的局面。
  以中国雪乡官网推荐的一家家庭旅店为例,其1月4日的房价最低为576元,最高为1570元。五种房型只剩房价为780元的双人标间可预定。春节期间,最高房价达3100元。
  杨彦峰称,“雪乡”属于典型的观光游,在旅游旺季游客蜂拥而来,商家也想借此机会“投机”,游客和目的地之间逐渐形成“博弈”关系,部分商家存在“没有回头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态。
  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官网此前发文称,对于黑龙江而言,雪乡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一方面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升级;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雪乡”。
  杨彦峰也提到,冰雪旅游也有独特的地区IP特征,维护不好消费热点会转移,需要地方政府的呵护和培育。

  消费升级倒逼景区改善供给
  当“雪乡宰客”事件的热度渐渐减退,背后映射出的核心则是服务观念和消费现状的落差。
  旅游行业专家、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表示,“雪乡宰客”事件的出现,也从侧面印证从业者希望“一夜暴富”、较为浮躁的心态。
  “很难再开发出一个九寨沟或者雪乡。”刘思敏分析,想要改善类似雪乡观光旅游这类供需不平衡问题,由于受制于特定的区位优势,更多需要通过市场调节。比如,当一些不成熟的业态暴露出问题,消费者的用户体验降低,从而会迫使从业者升级业态。
  杨彦峰也补充称,随着消费的升级,也将倒逼景区改善供给。如改善基础设施,找寻替代景区,最本质是改变商家的从业心态,提升消费观念,并且加强反馈机制。
  中国冰雪旅游推广联盟执行秘书长、中青旅联科执行总经理葛磊在1月4日发文称,随着旅游逐渐成为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费升级倒逼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间的关系必然会经历重构过程,无论对目的地还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负责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包括雪乡在内,这是一个必由的发展方向。

雪乡旅游症结如何解决

  雪乡旅游症结到底在哪里?
  雪乡旅游破局的关键在于:一方面,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和服务升级,增强游客满意度;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乡”,推动整个黑龙江冰雪旅游的发展。
  新年伊始,一篇名为《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网帖火了,一时间对雪乡的讨伐铺天盖地。
  传播学上有个说法叫“沉默的螺旋”,大意是说,如果大家都在表达一种相同的观点,那可能被孤立的观点就宁愿选择沉默。对于雪乡,大概现在正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表达愤怒和批评是一种潮流所向。这种集体的愤怒,在将雪乡推向深渊。
  雪乡有可能会被毁灭吗?有。被谁毁灭?大多数人会说被雪乡人自己。我想说,也有可能会被点燃、被引导、被激化的大众的情绪。
  这种情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黑龙江知名的旅游达人冰城馨子老师告诉我:她写过、赞美过那么多地方,从来都是别人为她点赞,当她写了雪乡,且说“雪乡变得越来越好”时,被很多人在评论里给骂了。所以,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和大家讨论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雪乡有错吗?
  肯定有,且错的不是一天两天了。雪乡的“黑心”、“宰客”、“坐地涨价”等新闻每年都见诸媒体和网络。某种意义上,雪乡是旅游界的“暴发户”,近些年在摄影师、综艺节目、网络的助推下,迅速蹿红,但雪乡旅游的服务却没有跟上知名度的暴涨,欺客宰客的事件频发,让雪乡蒙上了“黑心炕”的骂名。
  第二个问题:是所有雪乡的人都错了吗?
  在此次事件中,有个被隐去姓名的雪乡工作人员,他对《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作者留言如下:
  “雪乡经历了十八年的发展,从默默无闻到全国闻名,我们林区的三代人付出了很多的艰辛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我们承认2014年天然林全面停伐之后,林区人民一下子从第一产业过渡到第三产业,存在着一些问题,伐木到服务,我们一直在学习和进步。”
  “我们管理者、经营者、服务者并非一无是处,每天工作到凌晨,4个月的时间周而复始,过年不能陪在亲人身边,雪花沁透了执法队员和景区民警的棉衣,他们依然坚守在街上,严格执法,热情服务。我今年28岁,我的孩子9个月大,我不能陪在她身边,我一个月工资2200,和我一样的同龄人有好多奋斗在旅游一线,我们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家乡更好,我以个人的名义,请求您,给我一次(道歉的)机会。”
  我只是想从中为大家解读几个信息:
  其一,雪乡的主体经营者是“失业”的林区工人(也有林区工人把房子租给了外来者经营)。在全国性的停伐之后,这些远处偏僻山林的、习惯了干体力活的“粗人”,猛然干起了服务业,拐弯有点大,但旅游对于雪乡而言,绝对是个民生产业。
  其二,雪乡在努力扭转“黑心”的形象。网络尽可以查到雪乡近年的“严厉整顿”措施。我了解的,雪乡用了一个最“笨”的方法——组建了几十人的工作组,一个人包十家,严堵违规经营。雪乡依然有害群之马,但可以肯定的是,越来越少了。就事论事没问题,但不应给所有的雪乡人戴上一个永久的“黑心”的帽子。
  第三个问题:只是雪乡错了吗?
  肯定不是。雪乡的“黑”,是一种现象,甚至是一种规律。这种黑在云南的丽江、在海南的三亚,都不鲜见。
  这里要稍微掉下书袋。中国的旅游,之前长期处在观光游阶段。尤其在旅游热点地区,游客蜂拥而来,游客与目的地的关系是“一期一会”——游客和目的地都潜意识里认为彼此的相遇只有一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建立信任。
  于是,目的地对游客实施了多发的、整体性的欺骗式消费,而游客也往往对目的地缺乏足够的了解和尊重。游客和目的地之间,逐渐形成了一种相互戒备的“博弈”关系,目的地的商家各种耍心机,游客各种躲陷阱,旅游的过程相当不轻松。
  随着旅游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费升级倒逼进行供给侧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间的关系必然会经历一个重构的过程。无论对目的地还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负责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包括雪乡在内,这是一个必由的发展方向。
  第四个问题:雪乡该如何纠错?
  不少人说,哪儿不能看雪啊,非要到雪乡去!在这里,作为一个资深旅游者,我可负责任地说:中国,乃至世界,只有一个雪乡。
  雪乡的雪有极为独特的审美意义,不只是大——阿勒泰的雪和俄罗斯的雪比雪乡不知道大到哪里去——而是一种惊人的美,由于自然的造化,雪乡的雪黏稠度极高,能够随物赋形,形成奇异的雪蘑菇、雪桌子、雪豆腐……所以,雪乡的未来不愁没有游客,因为它是稀缺的、具有唯一性的资源。
  关键在于,雪乡的未来选择一种什么样的发展模式。国内最成功的度假区,乌镇和古北水镇算两个范例,而这两个项目最核心的成功经验,就是公司化的统一建设、管理和经营。这种模式适合雪乡吗?适合,但很难。因为乌镇和古北水镇在进行开发之前,已经由政府出面解决了产权问题,为后续的整体商业开发奠定了基础。
  雪乡的房屋产权在百姓手中,周边林业产权归属于森工总局,且雪乡的开发不仅受到产权的制约,还受到林业保护法规的制约。所以,没有一个政府主导的大的体制破局,没有一个有魄力的商业开发主体,都难以走通这条路。
  对整个黑龙江而言,雪乡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破局的关键在于:一方面,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和服务升级,增强游客满意度,让游客心甘情愿多花钱。
  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乡”,更多冰雪旅游的新秀目的地,比如漠河的北极村、齐齐哈尔的雪地丹顶鹤,伊春的冰雪森林……这些还都鲜为人知,多推推这些地方会给黑龙江的冰雪旅游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我可以选择沉默,没有任何人授权我或请托我代表黑龙江说点什么,但我忍不住想说——我说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雪乡能变得更好,黑龙江的旅游能变得更好。请大家随意拍砖。
  ◎葛磊(中国冰雪旅游推广联盟执行秘书长)

雪乡旅游

  海森文旅科技集团2002年成立,从事度假旅游项目的策划规划、设计建造、经营管理和旅游设施设备的研发生产,是目前全国唯一专注于度假旅游项目建设全产业链服务的旅游科技企业集团。旗下企业有广州海森旅游策划设计秒速时时彩(国家甲级旅游规划设计资质)、广州海森度假温泉设计建造秒速时时彩、广州海山游乐科技股份秒速时时彩(中国水上乐园设备龙头企业)、广州海森度假区管理顾问秒速时时彩,共同构成了度假旅游项目策划规划→设计建造→经营管理全程服务链条,服务了以恒大地产集团、北京首旅集团、横店集团、中铁集团、港中旅集团、宋城集团为代表的国内一大批顶尖的旅游投资企业,打造了以恒大海花岛、青岛海泉湾度假城、香江健康山谷为代表的国内一大批顶尖的度假旅游精品项目。找旅游规划策划公司、旅游规划咨询机构、著名旅游规划公司、旅游规划设计秒速时时彩、旅游策划规划公司,请考察海森文旅科技集团,网址:www.shawnus.com

上一篇:2018旅游市场“开门红” 全域旅游助力“旅游+”新业态落地

下一篇:旅游投资|旅游热浪潮下的冷思考,政府主体该如何抓旅游项目



“雪乡宰客”发酵:冰雪旅游“风口”滑坡 雪乡旅游症结如何解决
  “雪乡宰客”发酵:冰雪旅游“风口”滑坡  供需失衡
  近日不断发酵的“雪乡宰客”事件,使得热度不断攀升的冰雪旅游备受关注。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竞争力大数据报告》提到,当前我国冰雪旅游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2022年冬奥会申办成功,引爆中国“冰雪”经济发展商机。
  不过,产业“风口”之下,冰雪旅游却出现消费争议遭遇滑坡,这背后的原因何在?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峰分析称,“雪乡”属于典型的观光旅游,部分商家存在“没有回头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态。只有从本质跟上消费升级的步伐,倒逼景区改善供给,从商家心态、供给设施、替代景区、反馈机制等方面入手,才能从整体破除供需不平衡的“天花板”。

雪乡宰客事件不断发酵

  冰雪旅游风口迎争议
  黑龙江省大海林林业局双峰林场素有“中国雪乡”之称。然而,2017年12月29日,一篇《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别再去雪乡了!》的文章却曝出雪乡酒店宰客的现象。
  文章还截取了其他游客在马蜂窝、携程等网站上对该农家院及雪乡旅游遭遇的图片,提到店家态度恶劣;消费过高,一桶泡面60块钱、一盘炒肉288元等问题。
  据人民网-黑龙江频道报道,该景区主管部门黑龙江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旅游局于1月4日公布:已对涉事旅馆业主处以59360元的经济处罚,责令停业整顿。同时将其列入不诚信家庭旅馆“黑名单”。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该事件的发酵,也引发人们对冰雪旅游经济的种种热议。
  事实上,该事件持续攀升的热度和行业的发展密不可分。中国旅游研究院最新研究成果显示,2016~2017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市场规模达到1.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合2700亿元。
  此外,途牛旅游网预订数据显示,冰雪观光成为冰雪旅游的主要类型,冰雪观光人数占我国国内冰雪旅游总人数的72.4%。
  对于东北地区而言,由于具备自然区位优势,也分羹较大市场。中国旅游研究院和途牛旅游网联合发布《中国冰雪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2018)》显示,冰雪旅游已占据东北地区众多城市全年旅游市场的一半份额。

  维护不好 消费热点会转移
  即便前景如此广阔,但冰雪旅游经济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少。
  1月4日,记者以方圆2公里为标尺在蚂蜂窝搜索雪乡附近住宿。其中位于主要景区二浪河风景区的共有66家,位于双峰林场的共有48家,位于雪韵大街的共有48家,位于雪乡影视城的共有48家。
  不过,看似数目较多,但雪乡附近的酒店和旅馆还是存在价格参差不齐、高价旅社较多的局面。
  以中国雪乡官网推荐的一家家庭旅店为例,其1月4日的房价最低为576元,最高为1570元。五种房型只剩房价为780元的双人标间可预定。春节期间,最高房价达3100元。
  杨彦峰称,“雪乡”属于典型的观光游,在旅游旺季游客蜂拥而来,商家也想借此机会“投机”,游客和目的地之间逐渐形成“博弈”关系,部分商家存在“没有回头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态。
  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官网此前发文称,对于黑龙江而言,雪乡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一方面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升级;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雪乡”。
  杨彦峰也提到,冰雪旅游也有独特的地区IP特征,维护不好消费热点会转移,需要地方政府的呵护和培育。

  消费升级倒逼景区改善供给
  当“雪乡宰客”事件的热度渐渐减退,背后映射出的核心则是服务观念和消费现状的落差。
  旅游行业专家、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表示,“雪乡宰客”事件的出现,也从侧面印证从业者希望“一夜暴富”、较为浮躁的心态。
  “很难再开发出一个九寨沟或者雪乡。”刘思敏分析,想要改善类似雪乡观光旅游这类供需不平衡问题,由于受制于特定的区位优势,更多需要通过市场调节。比如,当一些不成熟的业态暴露出问题,消费者的用户体验降低,从而会迫使从业者升级业态。
  杨彦峰也补充称,随着消费的升级,也将倒逼景区改善供给。如改善基础设施,找寻替代景区,最本质是改变商家的从业心态,提升消费观念,并且加强反馈机制。
  中国冰雪旅游推广联盟执行秘书长、中青旅联科执行总经理葛磊在1月4日发文称,随着旅游逐渐成为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费升级倒逼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间的关系必然会经历重构过程,无论对目的地还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负责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包括雪乡在内,这是一个必由的发展方向。

雪乡旅游症结如何解决

  雪乡旅游症结到底在哪里?
  雪乡旅游破局的关键在于:一方面,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和服务升级,增强游客满意度;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乡”,推动整个黑龙江冰雪旅游的发展。
  新年伊始,一篇名为《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网帖火了,一时间对雪乡的讨伐铺天盖地。
  传播学上有个说法叫“沉默的螺旋”,大意是说,如果大家都在表达一种相同的观点,那可能被孤立的观点就宁愿选择沉默。对于雪乡,大概现在正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表达愤怒和批评是一种潮流所向。这种集体的愤怒,在将雪乡推向深渊。
  雪乡有可能会被毁灭吗?有。被谁毁灭?大多数人会说被雪乡人自己。我想说,也有可能会被点燃、被引导、被激化的大众的情绪。
  这种情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黑龙江知名的旅游达人冰城馨子老师告诉我:她写过、赞美过那么多地方,从来都是别人为她点赞,当她写了雪乡,且说“雪乡变得越来越好”时,被很多人在评论里给骂了。所以,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和大家讨论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雪乡有错吗?
  肯定有,且错的不是一天两天了。雪乡的“黑心”、“宰客”、“坐地涨价”等新闻每年都见诸媒体和网络。某种意义上,雪乡是旅游界的“暴发户”,近些年在摄影师、综艺节目、网络的助推下,迅速蹿红,但雪乡旅游的服务却没有跟上知名度的暴涨,欺客宰客的事件频发,让雪乡蒙上了“黑心炕”的骂名。
  第二个问题:是所有雪乡的人都错了吗?
  在此次事件中,有个被隐去姓名的雪乡工作人员,他对《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作者留言如下:
  “雪乡经历了十八年的发展,从默默无闻到全国闻名,我们林区的三代人付出了很多的艰辛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我们承认2014年天然林全面停伐之后,林区人民一下子从第一产业过渡到第三产业,存在着一些问题,伐木到服务,我们一直在学习和进步。”
  “我们管理者、经营者、服务者并非一无是处,每天工作到凌晨,4个月的时间周而复始,过年不能陪在亲人身边,雪花沁透了执法队员和景区民警的棉衣,他们依然坚守在街上,严格执法,热情服务。我今年28岁,我的孩子9个月大,我不能陪在她身边,我一个月工资2200,和我一样的同龄人有好多奋斗在旅游一线,我们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家乡更好,我以个人的名义,请求您,给我一次(道歉的)机会。”
  我只是想从中为大家解读几个信息:
  其一,雪乡的主体经营者是“失业”的林区工人(也有林区工人把房子租给了外来者经营)。在全国性的停伐之后,这些远处偏僻山林的、习惯了干体力活的“粗人”,猛然干起了服务业,拐弯有点大,但旅游对于雪乡而言,绝对是个民生产业。
  其二,雪乡在努力扭转“黑心”的形象。网络尽可以查到雪乡近年的“严厉整顿”措施。我了解的,雪乡用了一个最“笨”的方法——组建了几十人的工作组,一个人包十家,严堵违规经营。雪乡依然有害群之马,但可以肯定的是,越来越少了。就事论事没问题,但不应给所有的雪乡人戴上一个永久的“黑心”的帽子。
  第三个问题:只是雪乡错了吗?
  肯定不是。雪乡的“黑”,是一种现象,甚至是一种规律。这种黑在云南的丽江、在海南的三亚,都不鲜见。
  这里要稍微掉下书袋。中国的旅游,之前长期处在观光游阶段。尤其在旅游热点地区,游客蜂拥而来,游客与目的地的关系是“一期一会”——游客和目的地都潜意识里认为彼此的相遇只有一次,没有足够的时间建立信任。
  于是,目的地对游客实施了多发的、整体性的欺骗式消费,而游客也往往对目的地缺乏足够的了解和尊重。游客和目的地之间,逐渐形成了一种相互戒备的“博弈”关系,目的地的商家各种耍心机,游客各种躲陷阱,旅游的过程相当不轻松。
  随着旅游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费升级倒逼进行供给侧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间的关系必然会经历一个重构的过程。无论对目的地还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负责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包括雪乡在内,这是一个必由的发展方向。
  第四个问题:雪乡该如何纠错?
  不少人说,哪儿不能看雪啊,非要到雪乡去!在这里,作为一个资深旅游者,我可负责任地说:中国,乃至世界,只有一个雪乡。
  雪乡的雪有极为独特的审美意义,不只是大——阿勒泰的雪和俄罗斯的雪比雪乡不知道大到哪里去——而是一种惊人的美,由于自然的造化,雪乡的雪黏稠度极高,能够随物赋形,形成奇异的雪蘑菇、雪桌子、雪豆腐……所以,雪乡的未来不愁没有游客,因为它是稀缺的、具有唯一性的资源。
  关键在于,雪乡的未来选择一种什么样的发展模式。国内最成功的度假区,乌镇和古北水镇算两个范例,而这两个项目最核心的成功经验,就是公司化的统一建设、管理和经营。这种模式适合雪乡吗?适合,但很难。因为乌镇和古北水镇在进行开发之前,已经由政府出面解决了产权问题,为后续的整体商业开发奠定了基础。
  雪乡的房屋产权在百姓手中,周边林业产权归属于森工总局,且雪乡的开发不仅受到产权的制约,还受到林业保护法规的制约。所以,没有一个政府主导的大的体制破局,没有一个有魄力的商业开发主体,都难以走通这条路。
  对整个黑龙江而言,雪乡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破局的关键在于:一方面,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和服务升级,增强游客满意度,让游客心甘情愿多花钱。
  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乡”,更多冰雪旅游的新秀目的地,比如漠河的北极村、齐齐哈尔的雪地丹顶鹤,伊春的冰雪森林……这些还都鲜为人知,多推推这些地方会给黑龙江的冰雪旅游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我可以选择沉默,没有任何人授权我或请托我代表黑龙江说点什么,但我忍不住想说——我说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雪乡能变得更好,黑龙江的旅游能变得更好。请大家随意拍砖。
  ◎葛磊(中国冰雪旅游推广联盟执行秘书长)

雪乡旅游

  海森文旅科技集团2002年成立,从事度假旅游项目的策划规划、设计建造、经营管理和旅游设施设备的研发生产,是目前全国唯一专注于度假旅游项目建设全产业链服务的旅游科技企业集团。旗下企业有广州海森旅游策划设计秒速时时彩(国家甲级旅游规划设计资质)、广州海森度假温泉设计建造秒速时时彩、广州海山游乐科技股份秒速时时彩(中国水上乐园设备龙头企业)、广州海森度假区管理顾问秒速时时彩,共同构成了度假旅游项目策划规划→设计建造→经营管理全程服务链条,服务了以恒大地产集团、北京首旅集团、横店集团、中铁集团、港中旅集团、宋城集团为代表的国内一大批顶尖的旅游投资企业,打造了以恒大海花岛、青岛海泉湾度假城、香江健康山谷为代表的国内一大批顶尖的度假旅游精品项目。找旅游规划策划公司、旅游规划咨询机构、著名旅游规划公司、旅游规划设计秒速时时彩、旅游策划规划公司,请考察海森文旅科技集团,网址:www.shawnus.com
  • 上一篇:2018旅游市场“开门红” 全域旅游助力“旅游+”新业态落地
  • 下一篇:旅游投资|旅游热浪潮下的冷思考,政府主体该如何抓旅游项目

  •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超级时时彩 北京赛车pk拾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pk拾 北京赛车pk拾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pk拾